“慰安妇”社会情况调研

2017年08月15日
慰安妇,根据现有研究,一般认为是日军在二战期间,前后共奴役的约40万女性充当日军性奴隶。其中包括约20万中国大陆女性和约18万朝鲜人,以及日本、中国台湾地区、东南亚、荷兰女性。

40万,这庞大的数字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战争下的丑恶发挥得淋漓尽致。寒夜从凛冬中醒来,如今我们是否想过她们的恐惧与孤寂?有多少人真正了解“慰安妇”这个群体?有多少人在乎“慰安妇”问题的去向?有多少人愿意探知这段创痛的历史?  
  
因此,新闻学院同学自发组成调查研究小组,以利济巷慰安妇旧址陈列馆为起点,对于“慰安妇”问题的认知情况,展开了线上线下不同人群结构的相关调查。
“慰安妇”社会情况调研

调查中发现,73%的被调查者并不知道南京利济巷慰安妇旧址陈列馆的存在,即使在馆前经过的人群中也不乏不知道陈列馆存在的人。其中,大部分被调查者表示知道后有前往参观的意愿。同时,走访中,陈列馆的工作人员也向团队成员表示,由于陈列馆是在旧址上修复重建的,建筑本身并不是十分稳固,所以馆方会适时限制同时参观人数,而当前陈列馆的参观人流已基本满足的馆方的预期。
“慰安妇”社会情况调研
 

据调查结果还显示,除了极少部分幼童,绝大部分人都知道“慰安妇”,但是对于“慰安妇”的细节问题却知晓不多。如,约在被调查中,约70%的人不知道在战争中有大概20万的中国妇女遭受慰安妇制度的摧残,同样,有约70%的人不知道国际上的“慰安妇”少女雕像。正是基于此,45%的被调查者认为当前社会对于“慰安妇”的关注不太够,24%的被调查者认为当前对于“慰安妇”的关注远远不够。89%的被调查者认为历史教材中应该适当增加关于慰安妇的介绍。

但是问题往往不是这么简单。调查中,南京中医药大学的一位老师和团队成员交流中表达了他的见解。他认为“慰安妇”事件当前之所以没有被写进教材,是因为它与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格格不入,且本身摆脱不了“性”的尴尬,在网络问卷中,一些被调查者也直接表明,“对于和性有关的问题一直持回避的态度。”、“仍是一个谈性色变的时代”是造成公众对于“慰安妇”了解不够的原因之一。即使写进历史教材,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也是一个难题。调查结果显示,对于“慰安妇”事件的课堂教育应该放到哪个阶段,大家的答案莫衷一是。一名在上海学习的日籍留学生表示,他并不了解“慰安妇”问题,因为他的历史书上并没有提及相关内容。
“慰安妇”社会情况调研
 

通过对于“慰安妇’了解渠道的调查,小组成员发现,新闻事件与影视作品是群众认知的主要途径,但是被调查者同时也认为当前媒体对于“慰安妇”的传播意愿并不强,加之课堂教育的程度不够,公众对历史的关注程度不够,都造成公众对于“慰安妇”了解不多。
“慰安妇”社会情况调研
 

此外,曾深入了解过“慰安妇”的人群中,有超过半数以上的人对于“慰安妇”的内涵存在疑惑。根据资料显示,慰安妇包含日本军国主义强迫中国大陆、台湾,朝鲜,东南亚各地和少数白人妇女充当军队的慰安妇,这与自愿成为军妓的妇女显然有本质的不同,前者是在日军的刺刀下被强行逼迫的结果,是日军有组织、有计划强征或骗征的,而后者则主要是出于一种经济利益考虑的自愿行为。本质上的差别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了解其中真知的人少之又少。同样作为历史,这一段苦难承受着巨大的社会争议。
 
2017年7月6日,73年来,慰安妇视频首度公诸于世,是日军随军慰安妇制度的铁证。73年来,国际上对于慰安妇问题的争议与指责从未停止,对于慰安妇群体的关注也不曾消减。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幸存的慰安妇仅剩10余人。她们终将离去,但是我们却永远不该在心中将“慰安妇”翻篇。不管怎么说,“慰安妇”问题的根本,更多时候应该是创痛的历史,是鞭策的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