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流动与移动媒介使用情况调查

2017年08月29日

7月10日至8月10日,南京财经大学新闻学院新生代农民工调研小组在刘成付老师的指导下以问卷形式在黑龙江、上海、安徽、江苏、广东、贵州等11个省区进行了调研。调查对象以消费服务人员、建筑工人、自营店主、工厂员工为主。

调查显示,手机等移动媒介的使用总体上来看对大部分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流动(如工作移动、探亲流动、交友、城市融入等)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促进作用,但在探亲交友等流动层面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阻碍和迟滞效应。同时,新生代对于手机的严重依赖也应受到重视,流量费太贵、移动媒介使用技术欠缺等问题也急需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和有效的解决。

一、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流动与移动媒介使用情况

1、所调查农民工概况

本次调查共回收有效问卷412份。

调查对象中,男性占比52%;女性占比48%。行业分布上,从事制造业的人员占比15%,从事建筑业人员占比25%,从事服务业人员占比32%,另有28%的调查对象从事其他行业。除了2%的调查对象月收入过万,大部分受访者月收入在1万元以内,其中月收入2千到5千的占比最大,达到53%,小于2千元的占比21%,5千至1万的占比24%,收入水平分布较广。

户籍地分布:

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流动与移动媒介使用情况调查

工作地分布:

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流动与移动媒介使用情况调查
 

2、新生代农民工移动媒介使用情况

有约76%的调查对象将手机作为日常获取信息主要媒介之一,电脑、电视的选择率仅为45%、41%。

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流动与移动媒介使用情况调查

据调查,联系亲友需求、工作需要、社交需求位列手机主要用途前三,分别有约63%、52%、45%的调查对象选择率,将获取实用信息作为主要需求的人却不足6%。

可见在新生代农民工群体的手机使用过程中,更注重手机作为通讯工具和社交工具的属性,其次便将其作为娱乐(40%)和获取新闻(30%)的工具,而通过其获取实用性较强的信息,如技术、知识、职业信息等则并非大多数人的主要使用目的。

另外,手机选择上,72%新生代农民工群体倾向于购买1千元至3千元价位的手机。59%的新生代农民工认为自己存在手机依赖心理。

3、移动媒介使用促进新生代农民工的工作流动

调查结果显示,从不变换工作的新生代农民工仅占比约26%,变换频率在5年以上占比13%,其余的61%调查对象工作变化频率大多在五年以内,36%的人变换工作频率甚至在2年以内。
 

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流动与移动媒介使用情况调查

 
浏览过手机求职软件的新生代农民工占总人数的71%,通过手机软件有过求职经历的人达到48%。有42%的调查对象将手机作为寻找工作的主要途径之一,仅次于传统的熟人介绍模式,甚至远远超过了中介公司的使用率。

有85%的调查对象表示自己有过不同程度的手机学习行为,其中主要方式包括搜集手机学习资料(55%)、网络学习交流(36%)、阅读电子书(32%)等。不仅作为显性可感知的求职工具,手机还作为潜形的知识技能的提升助手,在新生代农民工群体的工作变动中充当“无形的推手”。

4、移动媒介使用对探亲流动的双面影响

在调查群体中,有38%的未婚者,62%的已婚者。除了不到20%的调查对象和家人都住在同一城市,其余约80%的人都与父母、爱人、子女存在不同程度的异地分居,有22%的农民工是孤身在外,与家人都分居。

调查结果显示,电话交流等传统手机联系方式还是农民工群体所采用最常见方式,有74%的人将其作为联系分居亲友的主要方式之一。同时随着近年来微信、QQ等社交软件的普及,手机社交软件的使用率大幅提升,55%的人将其作为日常联系亲友的主要方式之一。

在探亲行为上,大部分新生代农民工探亲频率在半年以内。
 
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流动与移动媒介使用情况调查

一方面手机增加了部分新生代农民工与亲人见面机会,43%的调查对象认为手机使亲人间的沟通交流更方便,更有利于传达和召唤;32%的人认为手机使订票更为方便,使回乡行为更为简单便捷。另一方面,手机在某些时候又会减少与亲人见面机会,51%的调查对象认为手机软件的视频语音等功能可以代替见面,24%的人认为通过电话短信沟通已经足够,没有回去的必要。

5、移动媒体使用对新生代农民工手机交友的双面作用

据调查,80%的新生代农民工群体将手机作为联系朋友的主要途径,社交软件更成为60%调查对象的首要选择。
 
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流动与移动媒介使用情况调查

尽管手机在联系好友时产生了极大的作用,但是否有利于他们现实的见面与互动却是难以定论的。除了28%的人认为没有影响,其余的调查对象都认为手机交流对现实见面存在或多或少、或正或负的影响。35%的人认为此影响是正面的,37%的人认为此影响是负面的。

手机还切实影响了调查群体在现实人际交往中的态度,有57%的调查对象表示使用手机切实影响到他们现实交友的状态和态度。其中36%的人在现实交友中表现的更为活跃;而21%的人则更倾向于手机交友,现实中更加沉默。

其次在网络虚拟空间交友中,48%的调查对象认为手机交友增加了他们与陌生人见面的机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网络人际关系的延展,也有利于了新生代农民工群体交友的多面性与多元化。

6、移动媒介使用有利于新生代农民工群体融入城市

据调查,45%的调查对象认为手机拉近了他们与工作所在地城市居民的距离,结识更多的新朋友;38%的人表示自己还是生活在自己的小圈群中,手机使用没有对交往起到什么影响;17%的人则依赖于网络交友,在现实中感到更加孤独。
 
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流动与移动媒介使用情况调查

有81%的农民工认为手机等移动媒介的使用有助于其城市融入,其中48%的人认为有很大帮助。可见手机等移动媒介对城市融入与群体流动的影响利大于弊。

7、移动媒介促进新生代农民工群体出行旅游

不同于人们对于农民工群体的刻板印象,新生代农民工群体更注重生活感受和质量。60%的调查对象每年有至少一次的出门旅游经历,而出行软件的使用率则达到了80%,有44%的人表示经常使用。

多功能的手机出行软件为人们带来了极大的便捷,也刺激了新生代农民工群体外出游玩的意愿。有39%的调查对象表示在便捷的手机软件支持下,他们会增加出游次数。

二、新生代农民工使用移动媒介存在的问题

在肯定以上移动媒介带来便利的同时,也需要意识到背后的一些事实。新生代农民工群体作为城市的新年轻群体之一,具有不同于上一代的多元的形象身份和能力。但每一个群体都有其局限性,大部分新生代农民工依旧具有资源和知识上的不足。在手机使用过程中,他们遇到许多显性和潜在的问题。
 

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流动与移动媒介使用情况调查

 

 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流动与移动媒介使用情况调查

显性的问题调查可以呈现:62%的人认为流量费太贵;52%的人认为垃圾信息太多,难以识别;38%的人觉得网速太慢;33%的人表示部分软件不会使用,接触困难。要改善这些问题,政府的支持必不可少,71%的调查对象希望政府出台相关政策,方便移动网络使用。其中59%的人希望能减免流量费,52%的人希望见面话费及漫游费,52%的人希望打击网络电信诈骗,41%的人希望政府加大虚假垃圾信息的查处力度。

而潜在的问题则具有更强的威胁性:近6成的调查对象认为自己存在依赖手机的心理,部分人甚至影响到日常交往,背后反射出这个群体的手机成瘾现象;城市工作流动与现今落户难、大城市清理外来人口的碰撞;城市融入与轻视偏见的矛盾;认知不足情况下,虚假信息的误导,诈骗的高发;手机学习行为的效率低……网络是一把双刃剑,移动媒介网络化进程日新月异,而这个新生代群体中羽翼未丰的青年,需要被肯定和尊重的同时,还需要社会给予更多的支持和保护。